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中学课堂上
中学课堂上
我的女同桌长得不漂亮,但很女人,就是胸挺屁股圆的那种。她好象叫周雅梅,还是周馨梅的,反正是挺美的一个名字
  她的乳房和大腿,还有里面的那东西,都是她给我引过去的。这是在课堂上,我得到的非学习带来的巨大快乐。
  周什么梅是我记忆中印象最深的了,我还记得与她谈早恋爱的那个小男生。
  他们俩在我所在的学校里算是最大胆出镜的了,公然下了课坐到一起拉手,这在当时已经是了不得的事了。比较好笑的是,有一次下课她急匆匆往里走,我急匆匆往外走,两个人一下碰到了一起,而且是上下几乎全贴在了一起,最令我感觉异样的是她湿湿的小嘴,那么紧张的贴住,那感觉是我至今对亲嘴特别喜好的原始触动。按照现在的标准算这应该是初吻,意外的初吻。我是一个应付意外突发事件特别在行的人,我跟她的嘴就要离开的时候,我还特意又拦回一次,多坚持了一会儿。哈哈,真是老天助我,我记得那次亲嘴的新鲜刺激没多久,班里就重新排了一次座位。我的初二的班主任老师好象就是村里书记家四姐姐的大姐,她是不是有意这么安排,我不尽然。反正有一段时间,她把我一个人放在一个边角的位置,教唱完一首歌,她就坐到我座位上,这是我跟周什么在课堂上悄悄淫戏了一段时间以后的事。
  我和什么梅发生淫乐事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的铅笔滚到了她那一边,拿手去捡时,一下子碰到了她的乳房。不知为什么,她就那么用两个软乎乎的肉团把我的手挤到了课桌边上。
  她要淫我,我当然要配合,我把大腿支过去,她早就把大腿举起来等着我,放到我的大腿上面,然后别在我中间的那部分就蹭到我的大腿根部。
  上身的运动主要是周妹妹用摩擦过她自己的淫瘾。那个女孩子平时很少说话,可做起那事来特别在行,左右微动,那发育相当良好的乳房有轻有重地移压我的手。她还借助翻书或是拿东西的动作实实施转磨,那是一种浅淫宜性的感觉。
  下面的晃动主要是以我为主,她把腿给我,我就使劲磨她的腿,一开始我的腿还没有过分地横向裂动,到发现我的膝盖可以顶到她另一边的大腿后,我们下身极度贴近实验就一次比一次成功。十几岁的时候,下面的小家伙动不动就硬起来了,那时候控制力比较差,脑子里一过白日淫电影,下面就会硬举。
  在课堂上毕竟不能太过份。得找一段时间,一段更可以放手施为的时间。那时候,表面上学业安排是相当紧的。老师抓学习是真抓,不管好学生还是差学生,都要管到,检查作业。写作文,不少同学都写,深夜了,敬爱的老师还在灯下批改作业。现在想起来,老师这个灵魂工程师的神圣职业,认真地给学生批改作业应该是职业道德中的比较重要的一项。
  周妹妹要假装听老师讲课,经常会拿起笔写点什么,再加上老师还要提问。
  写到老师提问,我还得扯远一点。我从初中到高中都归为好学生的范畴,因为成绩决定一切。虽然年终的三好学生我拿不到,但优秀学生是跑不了的,不会落下前三名的成绩就是最硬的道理。
  我的一个奇怪特点是一边可以毫不顾忌的干与学习以外的事和进行比较远晦的思想旅行,一边老师的课堂宣讲还可以吸收到脑子里。一心不能二用这句劝学的话,我是死活也不相信的。
  就这样,我在课堂上浅淫宜性。下了课以后,我和周什么梅都心照不宣地坐在那,等别的同学都疯了一样出去过那快乐的课间十分钟,我们就开始更直接的一些性接触方式,让淫快乐地与青春同步。
  等到人都走光了,我一下子就把手放到了周什么梅的大腿根处。她也把手放到我的大腿根处。那感觉真是好刺激好紧张。因为,还要时时地观察会不会有同学闯进来。
  我搞不明白,已经早恋了的周什么梅,为什么会这么乐意跟我淫。在当时的上了初中的我的心里,对于自己的面貌是相当自卑的,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丑男。
  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主要是听大人们讲我的没有鼻梁的笑话。其实不是没有鼻梁,是因为胖了一点,加上原来鼻梁长得不是太高,就会被人叫成当年听评书《岳飞传》里面的反脸人物金WuZhu的狗头军师哈迷蚩,那家伙是被爱国的岳飞军砍掉鼻子的了。
  被叫成了丑陋的反面人物,是很引以为大耻的。我想当然的以为,不会有女孩子喜欢我,虽然心里也已经有了初恋,但只是一个人害着相思,没有想去表达。
  此篇是写淫,所以,初中的这段哈迷蚩感觉下的纯纯的自恋式的初恋就等到想写《情之乱》的时候再倒出来吧。我的自卑到了高中以后才彻彻底底地抛掉了,这种信心当然也缘于我的亲亲的恋着的女同学。
  梅同学跟我好象心有灵犀,只要我想弄她的哪里,她就会很知机地把哪个部位给我。我对她的乳房很留恋。由于教室里没人,我的动作就进了一步,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面,触贴她的两团迷死人的胸肉。那种摸实际上是让梅同学把她的一对诱惑挤住我的手,再挤到课桌边上。这种感觉,实际上把我的心整个提空了,是那种迷乱的慌慌的醉。
  对乳房的淫会持续整个课间,这样的时间并不太多。梅同学还要跟她相好的男同学恋爱,当着好多人的面拉手,还说一些可有可无的恋爱废话。当时,我的情窍还没开,弄不懂他们情深深,意浓浓的互恋,更弄不懂她为什么还乐意跟我这个丑人玩淫。反正到时候,我们俩会淫不由己。课堂竟成了我们的淫的天堂。
  我们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嘴,但是感觉上却好满足。梅同学现在老成什么样子了呢,初中一别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她的音信。
【完】